马克思主义文化艺术理论在华夏,新时代马克思

时间:2019-08-21 13:32来源:世界历史
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在中国的传播,大致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1919年,李大钊在《新青年》第6卷第5、6号连载的《我的马克思主义观》一文中,谈到了马克思关于文学艺术是社会意识形

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在中国的传播,大致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1919年,李大钊在《新青年》第6卷第5、6号连载的《我的马克思主义观》一文中,谈到了马克思关于文学艺术是社会意识形态部门之一的观点,这可以说是马克思主义文艺观在我国的最早介绍。继而,一些早期共产党人或革命作家,如邓中夏、恽代英、萧楚女、瞿秋白、茅盾、郑振铎等,在译自苏联、日本,或自己写的文章中,都曾涉及马克思主义文艺观。中国人对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的更多直接接触,是从“左联”时期开始的。1930年,冯雪峰翻译发表了《艺术形成之社会的前提条件》一文,其内容即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关于艺术生产与物质生产发展不平衡问题的论述。随后,又有瞿秋白编译的《现实——马克思主义文艺论文集》,郭沫若翻译的《艺术作品之真实性》,曹葆华、天蓝翻译,周扬编校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论艺术》,欧阳凡海编译的《马恩科学的文学论》,赵季芳编译的《恩格斯等论文学》陆续出版。正是通过这些论著,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在我国得到了更为广泛深入的传播,日渐在当时的文艺理论中占据了重要位置。新中国成立后,随着马恩全集以及其他许多相关文献资料的不断翻译,以及马克思主义在我国的思想领导地位的确立,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中的基本观念,已进而成为我们的文艺理论的灵魂与主体,一直在指导与影响着我国文学艺术事业的发展。

黑格尔也把文学艺术看成意识形态,但是他把这种意识形态归于绝对理念的感性显现,他所理解的文学艺术缺少坚实的社会历史根基。而马克思、恩格斯则以社会结构理论看待文艺,把文艺从纯精神领域、从抽象的理念或人性中解放出来,科学地揭示了文艺所具有的最普遍的社会本质,使人们清晰地看到文艺是在一定的社会经济上形成发展起来的,其内容、性质及产生与发展归根结底都受社会经济基础的决定和影响,都“必须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去解释”[1];文艺的基本性质和表现形态随着经济基础的变革或快或慢的发生变化,文艺的发展虽然有自身的规律,但从根本上,其首先受普遍的社会发展规律的制约;文艺在内容上反映以社会经济为基础的生活形态,也是物质生活在观念上的“升华物”,是人们的现实生活过程在意识形态上的反射与回声;相对于其他较为接近的上层建筑来说,文艺与哲学、宗教等一样属于“更高地悬浮于空中的意识形态领域”[2],艺术的发展与繁荣除了经济原因外,还取决于其他诸种意识形态的影响,这种“中介因素”影响的结果是艺术与社会经济基础之间存在着曲线。这样一来,文艺第一次被真正置于一个社会结构的庞大系统之中,第一次确定了它的位置。

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传播与影响

摘要: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理论,它指向无产阶级和全人类争取自由、解放的一切实践活动。新时期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就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结合当今时代条件,推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协调发展。而文学艺术作为人类精神的实践活动和对人与社会关系的表征,自然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视野之中。在马克思看来,文学艺术与政治法律思想、道德、宗教和哲学一样,都是“意识形态的形式”,其存在形态及发展变化都受一个社会的物质生产方式的制约。从文艺的意识形态性质及物质生产与精神生产发展不平衡入手探析新时代文艺在整个社会系统中的地位与作用,有助于人们理解文学艺术的思想价值。

20世纪以来,中国人民在改变旧中国的伟大历史进程中,马克思主义一直是最为重要的思想武器,作为马克思主义思想体系重要组成部分的马克思主义文艺观,也在我国得到了广泛传播,并对我国的文学艺术事业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从文艺的意识形态性质及物质生产与精神生产发展不平衡入手探析新时代文艺在整个社会系统中的地位与作用,有助于人们理解文学艺术的思想价值。一、文艺是一种特殊的意识形态对于文艺现象,马克思、恩格斯有过许多论述,如文艺的意识形态性、艺术是掌握世界的一种独特方式、艺术生产、艺术认识等。没有人像马克思、恩格斯那样从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的辩证关系来界定文学艺术的本质,科学地阐释文艺与社会生活、文艺与社会经济基础以及文艺与其它意识形态之间的复杂而紧密的联系。二、文艺是人的精神生产活动的结果马克思、恩格斯在将人类社会结构分为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两部分的同时,又把人类的基本活动归结为物质生产与精神生产两类。

作为伟大的思想家、革命家,马克思与恩格斯毕生都在关注与思考着全世界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以及全人类的解放事业。在他们的论著、笔记及书信中,亦发表过许多关于文学艺术的独到见解,形成了本原性的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结合古今中外许多文艺现象加以分析,我们会意识到,马克思主义文艺观,深刻地揭示了人类文艺活动的奥妙,正确地阐明了文学艺术的功能,从总体上指明了人类文学艺术发展的方向。正如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的:“只有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真正做到了以人民为中心,文艺才能发挥最大正能量。”而要树立马克思主义文艺观,需要我们在总结历史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对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的研究,以求更为全面、更为准确、更为科学地把握其精髓及意义。

关键词:新时代;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自由全面发展

演讲人:杨守森 演讲地点:山东师范大学 演讲时间:2017年11月

作者简介:杜珉璐,哈尔滨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

正是在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指导下,我国“五四”以来的文学艺术,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新气象、新格局,发挥了特有的推动历史进步的功能。具体来看:

文学艺术;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恩格斯;物质生产;人民出版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理论;发展;经济基础

首先,让中国的现代文艺面貌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在我们的古代文学中,通常是以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文人骚客为主人公的,主要活跃于仕人阶层。在文艺为现实服务,为人民大众服务的马克思主义文艺原则指导下,许多作家、艺术家,或深入民间或亲临战场,依据自己的切身感受,通过富有大众化、民族化的艺术形式,在作品中反映了不同时期中国人民的艰辛与苦难、奋斗与追求,使人民大众成为作品的主人公,使文艺成为真正人民大众的文艺。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这样一种“新的人民的文艺”,得以进一步兴盛发展。文学艺术家们,注重取材于现实生活,通过作品,表现了各个领域的人民群众在新时代的精神风貌。值得肯定之处还在于:新中国成立之后的文艺,不仅注重“文艺大众化”,还在努力追求“大众文艺化”。仅以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情况来看,《群众文艺》《大众文艺》《农村文艺》《农村演唱》《说说唱唱》之类刊物异常兴盛,工矿企业、乡村城区的民间文艺组织大为活跃,工农兵作家得到了重视与培养。正是这样一种文艺格局,在提高中国人民的文化素质、艺术修养、道德情操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到:“意识形态决定文化前进方向和发展道路。必须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建设具有强大凝聚力和引领力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使全体人民在理想信念、价值理念、道德观念上紧紧团结在一起。”[3]意识形态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重要命题,也是研究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所不能忽视和回避的问题,意识形态与文学和审美之间的关系问题一直受到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家的高度重视。

杨守森;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

一、文艺是一种特殊的意识形态

作为伟大的思想家、革命家,马克思与恩格斯毕生都在关注与思考着全世界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以及全人类的解放事业。在他们的论著、笔记及书信中,亦发表过许多关于文学艺术的独到见解,形成了本原性的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结合古今中外许多文艺现象加以分析,我们会意识到,马克思主义文艺观,深刻地揭示了人类文艺活动的奥妙,正确地阐明了文学艺术的功能,从总体上指明了人类文学艺术发展的方向。正如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的:“只有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真正做到了以人民为中心,文艺才能发挥最大正能量。”而要树立马克思主义文艺观,需要我们在总结历史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对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的研究,以求更为全面、更为准确、更为科学地把握其精髓及意义。

基金项目:本文是黑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规划项目“马克思主义文艺观及其当代价值研究”阶段性研究成果。

对于文艺现象,马克思、恩格斯有过许多论述,如文艺的意识形态性、艺术是掌握世界的一种独特方式、艺术生产、艺术认识等。其中对文艺意识形态性的揭示,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文艺思想的一大贡献。虽然联系社会状况来考察文艺问题并非马克思首创,但是却没有人像马克思和恩格斯那样将文艺置于社会结构的庞大系统之中,作为整个社会系统中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来认识;没有人像马克思、恩格斯那样从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的辩证关系来界定文学艺术的本质,科学地阐释文艺与社会生活、文艺与社会经济基础以及文艺与其它意识形态之间的复杂而紧密的联系。

编辑:世界历史 本文来源:马克思主义文化艺术理论在华夏,新时代马克思

关键词: 王中王一